世界并不在你的地图与笔记里,当你选择归来时,你从此与众不同

2018-04-21 10:41:14 来源: 第三电子游戏 作者: kun
字号:

 

  “海归”女卖煎饼遭热议,出国读书究竟有用吗?很多学生在讨论这个问题。父母花费重金培养孩子,条件好当然要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于是乎送孩子出国留学,试想与家人相隔千里之外,花费不少财力,有些学生想法找关系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而有的学生发布近百份简历,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,或许当下的你在纠结,谁的青春不迷茫。今天话题聊聊出国读书有意义的话题。

世界并不在你的地图与笔记里,当你选择归来时,你从此与众不同。

  其实如同一个电影的台词所讲的:

“海归”卖煎饼,可别小瞧人家

 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海归,老公在高校任职2010年,这位“红姐”从日本回国,向其他人一样结婚,生子,过着相夫教子的日子。2013年,这位辣妈带着一岁的孩子,专程去天津学习如何制作煎饼果子。

  这位“红姐”回忆说,大学时,她父亲在车祸中发生意外,从此她的家庭陷入困境,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她开始半工半学,海归,还是位1岁孩子的妈妈,为什么选择去做煎饼果子呢?

  “红姐”说在读书时,看到学校外面香喷喷的煎饼果子就流口水,但是那时没余钱买,当时就想,以后要是有机会开一家煎饼果子店,卖的便宜且好吃,肯定不愁没生意。而如今,她的梦想实现了。

  图是“红姐”在重庆西南政法大学附近,有一个卖煎饼果子的网红摊儿

  近期大学生卖煎饼上了头条,而海归海归买煎饼同样在网上引发了网友的热议:

究竟争论的是什么呢?

  仔细看完才得知网友争论的主题是:读了书该不该卖煎饼!

  只要是自己打心底里喜欢,“海归”女做起了煎饼果子的小生意,人家凭借自己的劳动赚钱有啥丢人的。

  今天是海归当了老板,开始经营自己的卖煎饼果子摊,如今“红姐”在重庆西南政法大学附近卖卖煎饼已经400多天了,她做的煎饼便宜且美味,为此俘获了一批忠实粉。每日她都会穿戴整洁,推着三轮车从小巷子里走出来。看到“红姐”来了,年轻人立即在路边排好队,从队伍前经过的“红姐”好像受到粉丝列队欢迎,足以看出大家特别喜欢她的煎饼果子。

任何一个职业都值得被尊重

  儿时,老师教过我们,劳动最光荣,任何职业没有贵贱之分,只要是正当的职业值得大家尊重。

  不论是海归卖煎饼果子,还是大学生卖煎饼果子、卖猪肉,这都是一份营生,凭借自己的劳动为社会做贡献,选择做自己喜欢的,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然而,“卖煎饼”和“做白领”一样,都是一种职业,都是凭借自己的劳动在社会上营生、做贡献。这个职业不歧视任何人,而且任何人也没理由歧视“卖煎饼”这个职业。

  再聊聊读书,好多网友说读书无用。读书多了怎么是浪费。其实不是这样的,读书时有用的,做哪个行业只要自己喜欢,想办法去做好,行行会出状元的。

“读书应自己思索,自己做主”。

  如鲁迅所说的:

  读书,不仅仅是为了拿文凭,而是成为一个温暖且会主动思考的人。你抓住的每一个机遇,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能力,用时间和实践去检验你大胆、新奇甚至疯狂的想法。

  一起科普下读书无用论:其概念是某些人或群体在评价社会现象时,因为目标与现实之间存在差距,自我难以理解或难以改变,对于读书(或教育、知识、学习)所持有的一系列否定态度和观点。这实际上指的是庞大的教育成本,置换来相对较低的回报,造成人们对读书的现实功效的一种否定与怀疑。

没有完全无风险,或是可以确保一次成功的

  比如知乎上一个热门话题,“‘读书无用论’为什么存在?”获得了3601的关注,498条评论。而有一位网友的回答获得了1700个赞,网友说:“它只看到了某一个时刻,一个人能力和他拥有资源的不匹配。或者某个个例,文凭和他们拥有的地位和资源的不对等,你就信以为真。而事实上,没有哪条路是完全无风险的,或者可以确保绝对成功的。读书的人有成功的,也会有少数不成功的;不读书的会有不成功的,也自然会有成功的。

要知道,学识影响眼界,眼界决定格局,而格局影响人一生。

读书是一生的事,不是什么时候要用到了,我们才去学什么。

  但在许多人眼中,成功=金钱,如果读书后还没赚到钱,那么读书就是没有用的。

  成功的标准不是只有一种:我是富豪!

  每次看到卖煎饼遭热议,上热搜头条。第一次是卖煎饼的大妈对顾客说:“我一个月赚三四万,我会少你一个鸡蛋吗?”第二次上热搜的是,海归女卖煎饼。

  事实上,人们对事业有成就的标配成了“住的了豪宅,开的起名车” 而对即将毕业的学生标配成了 “进名企,做高管,年薪赚百万”。前段时间,一篇名为“为什么回国后我这么害怕变成’社会底层’ ”刷爆了海归们的朋友圈,开始你以为是群体性特有的焦虑,看完后,你发现这不是焦虑,而是对社会认知的无奈与失望。当听到“卖煎饼”时,人们想起了“三低”,而当听到卖煎饼可以月入3万时,或许有的人瞬间开始羡慕嫉妒了。